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历史论文 > 中国古代史论文 > >>查看论文

北宋在联金灭辽政策中的失误研究

更新日期:2017-06-06 | 点击: 次 | 一键收藏本论文

  特别提示:网站上的论文收集于互联网,可能不完整,非原创。需要原创,高品质,包通过的论文请赶紧联系客服进行原创定制。我司企业QQ和总机热线同号认证,信誉有保障。

  认证企业QQ:712635830    范老师:712635831   程老师: 712635862   杨老师:712635863   高老师:712635830


  一、联金灭辽政策的成因

  北宋与辽的矛盾渊源长久,中心问题就是所谓的“燕云十六州”的归属问题。公元936年,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为夺取后唐政权,竟以卑词向契丹皇帝称臣、称子,割让燕云十六州,恳求契丹出兵帮他登上帝位[1]。石敬瑭如愿当上了“儿皇帝”,然而,中原王朝却由于幽云易手,整个华北平原门户洞开,无险可凭,时时刻刻直面来自北方的威胁,寝食难安。为了消除后患,相继统治中原的后汉、后周、北宋等政权,无不把收复燕云作为重建北大门的军国要务。

  北宋在太宗时期发动了两次大规模北伐。979年,太宗皇帝消灭北汉,乘胜围攻燕京,不料却因轻敌而至溃败,不仅损伤兵士器械不可胜计,太宗自己也中箭乘驴车狼狈逃回,而后太宗竟因此箭伤而崩,成为宋人没齿难忘的深仇奇耻。连续的溃败在宋人心中留下了阴影,此后北宋“畏辽如虎”,开始对辽采取守势。然而宋人的守势却招致了辽兵更为猛烈地进攻。1004年,辽承天太后萧绰(燕燕)与辽圣宗亲率二十万大军南下[3],一路攻城略地,直逼开封。若非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坚持宋真宗亲征以砥砺士气,北宋几于步晋人南渡之后尘。但是,真宗亲征后带来的良好局面却以签订屈辱的“澶渊之盟”而结尾,使得自视甚高的北宋士大夫们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澶渊之盟虽然签订,但来自北方的威胁并未消失。辽国一面鼓动宁夏、甘肃等地的党项人叛宋独立,建立西夏,一面又借北宋腹背受敌之机索要被后周世宗收复的关南地区(莫州、瀛洲、益津关、瓦桥关、淤口关)[4]。宋人敢怒不敢言,只得岁增银、帛与契丹,以求苟安。这一点使宋朝君臣颇感羞耻,神宗皇帝曾说:“契丹乃不共戴天之仇人,今反捐纳金帛数十万事之,为人子孙者当如是乎!”[5]说话间泪流满面。

  但是,对辽不满归不满,北宋却无力独自与辽为敌。徽宗时期的知枢密院事邓洵武劝说徽宗放弃图燕之议时说:“国初兵精将良,百战百胜,征伐四克,而独于燕云,乃至挫狃。况今兵将与国初无法相比,何可轻议平燕!”[6]因此,幽燕之地的重要性,辽国与北宋长久以来的矛盾,北宋君臣在宋辽关系方面的羞耻之心,使得北宋必欲灭辽而后快。而自身实力的不济,又让联金灭辽政策的提出成为必然。

  二、北宋在联金灭辽政策执行过程中的失误

  既然联金灭辽政策的提出属于势在必行,它又为何成为了北宋灭亡的催命符呢?我认为,问题并不在于政策本身,而在于政策的执行。联金灭辽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存在五大失误。

  (一)用人不当

  政策的主要策划者是蔡京和童贯,而主要执行者是童贯。这两个人都是“六贼”之一。史载蔡京“天资凶谲,舞智御人”。[2]专以曲阿徽宗为能事。他在政治上是个投机分子,王安石变法失败,他倒向旧党一边,哲宗绍述,新党重又得势,他又倒向新党。徽宗时期为江南人民所叫苦不迭的花石纲,也是蔡京怂恿皇帝下诏征集的。他还破坏宋初以来的成宪,擢宦官童贯为节度使,使得徽宗朝宦官势力大增,吏治大坏。再看童贯,童贯本是给事宫掖的宦官,生性巧媚,善于揣摩人主微意,因此深受徽宗宠爱,破例授节度使。政和元年(1111年)九月,童贯出使辽国,到了辽都,只知夸奇斗异,豪饮买醉,并因言语粗俗,颇为辽人所耻笑。

  (二)反复无常

  1119年正月,徽宗再三考虑之后,决定遣朝议大夫赵有开等使金。三月,间谍奏报契丹与金修好,徽宗君臣立即命使团留登州勿行。1120年二月,闻知金兵攻占辽上京的消息后,徽宗又遣赵良嗣等为使,以买马名义出使金国。1121年二月,由于国内方腊起义,且与金交涉燕云过程中出现了差池,徽宗对盟约又生悔意。

  (三)外交失礼

  1118年,北宋首次遣使出使金国,但使者却是两个级别很低且无全权的官员,也不携带国书,仅口传诏意。1119年,赵有开出使金国,赵良嗣认为应以对等国家相待,用国书礼。赵有开却认为:“女真酋长仅为一节度使,世受契丹封爵,常慕中朝,不得臣属。朝廷何必过为尊崇?止用诏书足矣。”[6]徽宗从之。1120年,赵良嗣使金,仍然以买马为名,不带国书,只携御笔诏书,偷偷摸摸,不敢光大示人。徽宗诏书中言“将自来与契丹银绢转交”,意思是把给契丹的岁币转交给金,但赵良嗣不明底细,在谈判中只愿给阿骨打银帛三十万两匹(给契丹的岁币为五十万两匹),使金国倍感不悦,并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即宋人不够实诚,与宋廷打交道时,只有拼命挤兑,或横加威胁,才能从宋朝获得最大利益,由此宋廷在日后与金人交往时大吃其苦。

  (四)态度卑微

  宋廷联金之初,以天朝上国自居,赵有开对金的态度即代表着北宋君臣的普遍看法。然而当金人攻占辽上京之后,徽宗即对金态度大转,这从其与金主的御笔手诏中即可看出。御笔上有简单的几句话:“据燕京并所管州城,原是汉地,若许复旧,将自来与契丹银绢转交,可往计议。虽无国信,谅不妄言。”[6]

  双方原是平等商议共图灭辽,燕京原本是汉地,何须谈“若许”二字?且更不该允诺“将自来与契丹银绢转交”,使宋金间的第一个协议,宋朝就自认了供纳岁币的屈辱条件。联金灭辽之策变成了求金灭辽,把谈判的主动权拱手让与金人,唯金人是从,处于极为被动的境地。

  (五)军事失误

  1122年(北宋宣和四年;辽保大二年;北辽建福元年,德兴元年;金天辅六年;西夏元德四年)三月,辽天祚帝逃入夹山,辽燕京留守耶律淳自立为帝,建立北辽。宋军借机对燕京发动了进攻。全权负责此次军事行动的童贯离京前,宋徽宗授予他上、中、下三策:“如燕人悦而服之,因复旧疆,策之上也;如耶律淳能纳款称藩,策之中也;如燕人未即悦服,即按兵巡边,全师而回,策之下也。”[6]企图通过大军压境之声势,兵不血刃降服燕京。童贯到前线后,将皇帝的意思传达诸将。决战前夕,宋军主将种师道还命令全军:“燕人,吾民也,若王师力能接纳,自来归附。但坚壁为备,其必有内变,切不可妄杀一人。”[6]宋军本无战斗准备,又为上峰严令所节制,不知如何应敌。等到种师道传令接战,由于已失机宜,终于为辽兵所败。更为可笑的是,由于童贯有令“不许妄杀一人”,故及两军对垒,宋军竟不敢施放箭石,任人杀戮。史载宋军此次大败“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府、定州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7]   三、联金灭辽政策失误的的原因及影响

本文出自:http://www.compare2hosts.com/lunwen/zhongguogudaishi/lw201794353.html

本文TAGS: 政策 北宋 联金灭辽 失误研究

上一篇:辽金易代,契丹人因何西逃投靠阿拉伯人? 下一篇:代写古代史论文:被汉朝"虽远必诛"的匈奴最终征服了欧洲吗?

  
关闭

快速,语音沟通。

微信,扫一扫,
添加我为好友。

收藏分享

QQ

电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