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文史论文 > 文学评论论文 > >>查看论文

穿越时空的隧道

更新日期:2012-05-06 | 点击: 次 | 一键收藏本论文

  特别提示:网站上的论文收集于互联网,可能不完整,非原创。需要原创,高品质,包通过的论文请赶紧联系客服进行原创定制。我司企业QQ和总机热线同号认证,信誉有保障。

  认证企业QQ:712635830    范老师:712635831   程老师: 712635862   杨老师:712635863   高老师:712635830


  【摘要】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总是在时间中展开情节完成叙述的。在所有的时间观念中,小说家们最为入迷的是时间循环或时间的可逆性。本文将这类时间定义为圆形时间,圆形时间在小说中的运用,使得小说呈现出一种非线性的时空交错的叙事模式。
  【关键词】圆形时间;叙事;时空交错;可逆性;循环
  一、时间与叙事
  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总是在时间中展开情节完成叙述的,属于叙事文学。时间在叙事学里的研究分为两种: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也称文本时间)。故事时间是指文本中讲述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自然时间状态,可以是几分钟、若干小时、数十年等,它可以是多维的,同一时间可以发生几个不同的事件;而叙事时间则指这些故事在文本中具体呈现出来的时间状态,也就是文本讲述这几分钟、若干小时、数十年所花费的时间,是线性的,事件只能一件接一件地被叙述出来,并且,它的存在只有通过一定的阅读顺序才能得以显现。显然,它们是两个存在差别的时间概念。文本叙述的时间顺序不可能与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完全平行,其中必然存在或前或后的相互倒置。因此,在建构小说,特别是那些结构复杂、头绪比较多的小说时,必须打乱小说的故事时间,对时间进行变形处理。
  叙事文本的时序(即时间顺序),实际上就是故事时间与叙事时间相比照所呈现出来的情况。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相一致的叫顺叙,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不一致的就叫“时间倒错”或称“时间畸变”。
  说到“时间倒错”或称“时间畸变”,我们不得不涉及到“时间的可逆性”,“时间轮回观”,在所有的时间观念中,小说家们最为入迷的是时间循环或时间的可逆性。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时间观念给了小说家以想象的自由和想象的空间。例如在《返本归源》中,一个老人在灵床上获得了某种类似于不朽的永生,从老到少,他回忆着他的一生的各个阶段,直至最后回复到他的出生,回到孕育他的母腹中去。此刻,老人周围熟悉的事物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鸟儿抖落掉羽毛,纷纷回到卵里,鱼儿也都在池底脱去鳞片,凝成卵块。棕榈树收起厚叶,像折起扇子,消失在地下。茎枝收起嫩叶,大地将一切属于它的东西全部拽回地里……一切事物统统返本归源,回复到最初的形态。” 永恒轮回的时间观是一种“非线性”的时间意识,它强调了时间在“两极”之间的“摆动”与“重复”,并将其视为“命运”。这可能是看待时间经验的一切方式中最古老和最基本的。
  二、圆形时间——时间的循环或可逆性
  本文将循环的时间或可逆性的时间定义为“圆形时间”。
  轮回再生或循环往复的时间意识,是所有时间观中在文学上最具有活力的,也是最具有想象力的时间形式。蒲安迪在《中国叙事学》中探讨中国小说的结构形式时提出“二元补衬”和“多项周旋”观念,讨论的就是“绵延交替”和“循环往复”的情节所反映的阴阳五行观念如何最终构成了中国叙事文学的生长变化的模式。蒲安迪所说的“二元补衬”的含义是指万物在两极之间的不断地交替循环运动。这种循环交替的经验可以用“冷热”、“明暗”、“盈虚”、“动静”甚至“生死”这样的形象来表达。所以中国思想上所谓的“循环”的观念,着重在表现不断周旋交替中的意义,与某些小说所追求的直线性的发展迥然不同。中国叙事传统中所体现的就是这样一种轮回与可逆性的“圆形时间”。这种时间结构为叙述提供了叙述结构,甚至可以说提供了故事的逻辑。可以说如果没有“圆形时间”意识,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些奇妙的故事。
  三、时空交错的叙事模式——圆形时间在小说中的运用
  叙述的线性时间的解体,意味着对时间的空间化处理和体现时间的多元性。在一直把时间作为其小说的主题和结构要素的作品中,时间的比喻失去了其传统的意义:一条直线、飞逝的箭、一个方向的河流;时间取得了空间化的形象:迷宫、圆形废墟、图书馆、苍穹、交叉小径的花园。这些形象不仅仅是一种时间的象征,也是小说的叙述结构上的特性即叙事时间的循环往复替代了直线发展。
  我在这里将转述一个当代小说家对圆形时间的想象与表现,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这是肖克凡的作品《前朝之翳》:故事中的主人公何布达遵照先祖的遗嘱寻找那个可以做他妻子的女人,每个人都在寻找那个待解之谜。警察追寻着何布达。而人生之谜无非是人生本身:时间和空间之谜。在这个作品中,正像寻找这个主题双重特性和对称性一样,作品中的时间、空间、人和物都具有一种令人惊异的对称性或重复性。何布达乘着三轮车寻找的那个遗嘱中的未婚妻即是车夫之妻;瘸腿先生乘坐同一个车夫的车子寻找着一个已改名换姓的地点、已成为警察之妻的卖老人牌香烟的小女孩。未婚妻和小女孩都是过去时间里的存在,但又与现在重叠在一起。今日的蓝天路44号重叠着昔日的松岛路66号:已故的何父与瘸腿先生都记下了这同一地址。对面的小白楼的窗前对称地坐着两个装束相同的女子,她们分别读同一本书。对面的小楼院里的一棵香椿树与何氏自己院子里的香椿树同时枯干了。仿佛一切的人和物都处在一个对称、虚拟的空间中。
  时间上的对称性则更是使一切都像是在一场梦中。对面的小灰楼被刷成了白色,而白色又慢慢变成了灰色,时光的作用也同时使绿色的藤萝变成了弯弯曲曲的干柴。而对面那座小楼里永远同时出现在窗前读书的两个女子在何的望远镜里就像是快放的电影胶片,她们由小女孩变为妙龄姑娘、变为丰腴的少妇、变为白发老太。仿佛她们是与时光一起成长、一起衰老的生命之钟。她们是时间变迁的化身。然而时光的河也会倒流。时间的可逆性产生了故事。当何氏和他的命定妻子相见时,他看到院子里一棵小树已经吐出新绿,就对她说“这棵树越长越大”,可她告诉他,“这是一棵越长越小的树,因为从前它已经成材,曾经是一位瘸腿先生的拐杖。拐杖插在这里重新成为一棵树,这是趋小啊。”这就说,在可逆时间的魔法中,车夫之妻可以重新成为未婚妻、成为他的小女孩。小说里的人物可以把愿望当现实,生活在多重交替的时光里,可以在时光里倒行逆施。瘸腿先生也把他自己的拐杖称之为树。警察之妻也想重新成为卖老人牌香烟的小姑娘:“大街两旁的槐树越长越小;雄辩的演说家开始呀呀学语;老妪成为少女。”
  由《前朝之翳》这部作品我们可以得出圆形时间在小说中的运用,使得小说呈现出一种非线性的时空交错的叙事模式。线性时间不知不觉置入圆形时间之中,即把个体生命加以空间化,它使时间过去、现在和未来处在同一个层面上,使其具有同时性或共时性的意义。一个从前发生的事件和一个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件是处在一个平面上的事件,过去和现在是相互混合,相互说明的。
  圆形时间在小说中不仅仅是叙事的一个要素,它还是一种表达情绪的工具。它常常打破传统完整的线型时间观,过去、现在、未来相互交错,营造出时间的碎片;不过作者打乱了时间又整合了时间,在看似混乱的时序中,巧妙地让时间转换、自由链接,故事在它设置的圆形时间框架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参考文献】
  [1] 蒲安迪. 中国叙事学[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6.
  [2] 路易·加迪等. 文化与时间[M]. 郑乐平, 等译.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8.
  [3] 里蒙·凯南. 叙事虚构作品[M]. 姚锦清, 等译. 北京: 三联书店, 1989.
  [4] 巴赫金. 小说理论[M]. 白春仁, 晓河, 译. 河北: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8.
  [5] 耿占春. 叙事美学[M]. 郑州: 郑州大学出版社, 2002.

本文出自:http://www.compare2hosts.com/lunwen/wenxuepinglun/lw201219769.html

本文TAGS: 文学 小说 一种 一个 隧道 摘要 作为 循环 时间 空的 形式 叙事 时空 总是 故事 圆形 叙述 穿越

上一篇:男权对女性才能的悖论性要求 下一篇:莫言作品中的西方色彩

  
关闭

快速,语音沟通。

微信,扫一扫,
添加我为好友。

收藏分享

QQ

电话

微信